网易的老树新枝

来源:http://www.chinese-glasses.com 作者:编程 人气:82 发布时间:2020-04-01
摘要:10月16日凌晨,网易有道更新了其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的招股文件,预计将募资1.16亿美元,发行区间为每股15-18美元。此外,网易CEO丁磊表示,有兴趣在IPO中购入不超过2000万美元

10月16日凌晨,网易有道更新了其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的招股文件,预计将募资1.16亿美元,发行区间为每股15-18美元。此外,网易CEO丁磊表示,有兴趣在IPO中购入不超过2000万美元的ADS。

图片 1

毋庸置疑,在网易集团的四大支柱业务中,教育被丁磊寄予厚望。2019年的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丁磊曾表示:“我们在网易有道上的投入会比较大胆一些,因为在线教育是一条非常大的赛道。”

出品 | © 子弹财经

据艾媒咨询预测,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将达到4330亿的体量。现如今,网易有道即将奔赴纽交所,网易有道将先于音乐、游戏,成为网易系中第一个分拆独立上市的业务。

作者 | © 克虏伯

东边日出西边雨,苦等多年的网易传媒未成功上市,而一个多月前,网易考拉则已经被丁磊出售给阿里巴巴。同为当初的网易支柱业务,为何走向截然不同的命运?

图片 2

丁磊的偏爱

自从2000年网易上市以来,丁磊时隔19年又迎来了一次上市敲钟的机会。

长期以来,丁磊对网易有道寄予厚望。

略微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带来这次敲钟机会的业务并不是已经融资到B轮的网易云音乐,也不是丁磊力推的电商业务,而是成立13年之久,一直低调潜行的教育业务:网易有道。

网易内部人士告诉《深网》作者,网易的多板块业务考量时,他先是一个商人,然后再是情怀,但在教育这个事情上,情怀为先。而在今年上半年的架构重组中,亦能看出丁磊对网易有道的偏爱。

图片 3

今年上半年,拥有网易云课堂和MOOC等产品的网易教育事业部从网易杭州研究院剥离,与在北京的网易有道进行业务合并。这些被打包进网易有道的业务和资产,如今都成为了网易有道给纽交所讲好一个故事的配置。

有道求道

2006年,网易有道公司正式成立,但丁磊最初给这家公司的定位并不是教育公司,而是一家搜索技术公司。这应该是佛系CEO丁磊少有的一次追风口做业务的经历。

当时的背景是这样的:2004年8月,王小川在张朝阳的授命下,带领清华大学的“学生兵”成功开发出了搜狗搜索。

一年后,百度成功登陆美股市场并在资本市场深受追捧,再加上PC时代,搜索引擎是流量的主要入口,一时间这一领域成了互联网兵家必争之地。

就连周鸿祎都等不及,在雅虎中国的任职还没到期就放弃部分期权提前离开,重新加入搜索引擎的创业热潮中。

在这种情况下,2005年丁磊下决心要做搜索,并找来了王小川在清华隔壁宿舍的同学周枫着手开发网易的搜索引擎,历时2年研发,2007年7月正式对外推出网易有道搜索。

在发布这款产品时,丁磊还曾对媒体放话说:“有道搜索将在三年内成为第一的搜索引擎”。这口气完全不把搜索引擎领域的百度、谷歌、搜狗等先入局者放在眼里。

但现实却给了丁磊一记响亮的耳光。

因为入局较晚,且在搜索领域没有品牌和流量入口优势,网易有道的搜索业务在经历网页搜索、图片搜索、视频搜索、购物搜索、博客搜索等多次扩张和转型后始终没有收获太多市场份额,反而呈现了逐年下滑的趋势。

据比特网数据显示,2007年网易有道搜索在搜索市场占据的份额为0.6%,到2008年,这一数据就下降到了0.4%,2009年在艾瑞网发布的数据报告里,有道搜索的市场份额甚至降低到了0.2%,处境十分被动。

图片 4

最终在2012年,网易的搜索研发团队开始被打散并剥离到其他事业部,第二年,网易有道的搜索业务也被交给了周鸿祎的360搜索。对于有道搜索业务最终的“结案陈词”,周枫认为是“输给了时间”。

现在回看有道搜索从立项到结束的整个过程,可以发现它确实是始于PC互联网的鼎盛时期,亡于移动互联网的发端之时。

而在移动互联网的竞争中,搜索引擎早已不再是第一入口,所以有道搜索被战略放弃也是顺理成章。

网易有道能走上教育之路有点类似“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感觉。

网易的搜索业务没有达到丁磊的期望,但另外一款产品却给了他意外惊喜。那就是2007年9月上线的网易有道词典。

据网易有道前副总裁包塔回忆,这款词典产品原本只有一个程序员在开发维护,而且最早是在塞班手机系统里,但因为其收录的新词符合互联网语境,因此也受到了不少用户的青睐。

于是网易有道的研发团队将其做成了一个独立的产品。

当周枫拿着有道词典这个产品找到丁磊,想让他帮忙协调邮箱、门户的推广资源时,丁磊最开始还觉得这个产品有点小题大做,但他还是应允了周枫的请求。

结果有道词典大获成功,甚至毫不逊于在这一领域深耕多年的金山词霸。这次无心之举的斩获,让周枫带领的工程师团队看到了一丝曙光。

随后这个团队开发了一系列产品,大多都是工具类,但所涉及的行业却是五花八门。

比如截止2014年底,他们开发的十多款产品中就包括有道翻译、有道学堂(2016年改为有道精品课)、有道云笔记、有道云协作、网易八方、有道饭饭、惠惠网、惠惠购物助手等等。

图片 5

网易有道历年推出的产品不完全统计

因此当搜索业务遇冷后,网易有道并没有马上专注于教育领域,而是做了各种尝试。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网易有道的教育类产品相对来说表现更好,2014年网易有道将有道学堂进行改版,并正式宣布进入在线教育市场,2016年有道学堂又升级成有道精品课,如今已是网易有道的核心业务。

2018年以后,随着丁磊和周枫对网易有道的定位越来越清晰,产品业务和资本运作的动作也越来越快了。

整个2018年里,网易有道发布了两款硬件产品:有道智能答题板(包括其升级产品有道智能笔)和有道词典笔。同年4月份网易有道还宣布了A轮融资,出道即估值超过11亿美元,成为了一家独角兽公司。

2019年2月丁磊在网易的财报电话会议上首次将教育提升到网易集团战略层面,与游戏、电商、音乐并列为网易四大战略。3月,网易将杭州的教育事业部与网易有道合并,归周枫统领。

5月27日,距离A轮融资刚刚1年多,教育业务部门合并也才2个多月,网易有道就被曝出了上市的传闻。

这家公司前12年的漫长摸索与最近1年的闪电筹备上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图片 6

网易有道转型在线教育后,丁磊就曾表示有道并不追求短期的经济效益,网易将持续对有道进行输血。据悉,网易集团为有道提供了8.78亿元的一年期贷款,占据了有道流动负债中的绝大部分。

丁磊试水

作为网易的创始人,丁磊其实对教育一直都情有独钟,2018年夏天丁磊在接受吴晓波《十年二十人》的采访中被问到:过去10年里网易做得最重要的事情时,丁磊回答说是转型移动互联网和做网易公开课。

但其实丁磊的布局和试水远不止这些。

目前在网易集团的体系中共有5大业务模块:游戏、电商、教育、音乐、传媒,其中前4个被认为是集团的主要战略。

今年5月底,国内互联网公司相继发布了第一季度财报,有媒体曾统计发现在上市的15家国内互联网公司第一季度广告收入排行榜中,网易以4.39亿元的广告营收排在最后一位,同比增长为-5.08%,是榜单中唯一一家同比增速为负的公司。

这也从侧面展现出网易传媒业务的萎靡。

曾经贵为四大门户的网易,很早就不指望广告营收,而是依靠游戏赚得盆满钵满。在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中,网易的游戏业务营收为118.50亿元人民币,占当季全部营收的64.5%,可以说网易游戏是让丁磊在22年创业过程中屹立不倒的根本。

不过网易游戏如今也遇到了些许挑战,除了游戏版号受限外,网易想要把游戏做好,也需要重新挖掘游戏的社会价值,今年5月20日,网易还把公司连续举办多届的游戏大会更名为互动文娱大会,丁磊在会上强调说:这个改变是一个发现、确认、强化游戏新价值的过程。

这话听上去求生欲十分强烈。

图片 7

在这次大会上丁磊甚至还宣布要为网易游戏会员俱乐部推出一个独立APP,并携手网易公益教育一起推动去年宣布投入1亿元的网课直播公益项目,让玩家边玩游戏,边做公益。

一方面践行了公益的美名,另外一方面又能推动网易游戏会员俱乐部的建设,丁磊此举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一举两得。

另外,丁磊过去5年里也一直在发掘网易的第二增长引擎,比如电商业务就是他在2014年8月快速推进的,据网易考拉CEO张蕾透露,网易的跨境电商项目从丁磊有想法到落实立项就只用了一周时间,而且一成立就是一级事业部,这是网易历史上少有的。

2015年1月网易考拉海购项目进行了正式公测。2016年网易另一个电商业务网易严选又脱胎于网易邮箱部门,丁磊对电商业务期望之高,以至于他在2016年喊出了3到5年内,通过电商再造一个网易的口号。

严选成立之初丁磊还曾亲自参与挑选货源,久而久之,他甚至能一眼就能看出女生身上穿的丝袜是80D还是180D。

但从行业背景来看,网易进军电商行业的时机并不好,从2014年到2016年,中国电商行业的增速从48.7%下降到了26.2%,但不知丁磊是否受到了投资人段永平“敢为天下后,后中争先”的理念,他选择的许多新业务都是以后进者的身份进入的。

网易电商业务的发展速度还是挺猛的,从财报数据来看,2017年之前电商业务与邮箱等业务归属于“其他收入”一项,这一项数据得益于电商业务的发展,从2015年第一季度的4.48亿元猛增到2016年第四季度的24.75亿元,两年增长了452%。

2017年第一季度电商业务在财报中独立显示后,其数据也从2017年第一季度的19亿元增长到2019年第一季度的47.89亿元,两年里又增长了152%。

不过去年第四季度财报发布后,因为网易电商的毛利率从10%突然下滑到4.5%,还曾引起虎嗅的质疑,称电商业务是网易的“伪引擎”,处于“卖得越多亏得越多”的尴尬境地。

这是丁磊需要格外注意的问题,今年一季度财报,网易的毛利率又回升到了10.2%,也算稍微稳了稳军心。

另外一个需要丁磊格外注意的问题是产品的品质,网易考拉在5月底还遭到了一名消费者的网上控诉,称其销售的植秀村洁颜油为假货,目前这一纠纷仍处于双方互相争执中,没有定论。

丁磊试水的另外一个业务就是网易云音乐了。这个从2013年4月就上线的业务直到2016年4月才被升级为一级部门,同年10月份,网易云音乐的CEO朱一闻接受采访时曾说相信未来2到3年里就会盈利,“我怀疑会更快”,他信心满满地说。

不过至今体现在财报上,网易云音乐所在的“创新及其他业务”,2018年第四季度毛利率为-5.2%,2019年第一季度又扩大到-13.1%。

今年第一季度电话会议上,丁磊无奈的控诉音乐领域的竞争对手们:

就是因为一些公司为了这个控制市场,把每年版权的租赁成本抬得非常高,对整个中国在线音乐行业发展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国家已经在这方面进行了反垄断的立案调查。

我们也期望整个中国的音乐市场是个良性的、有序的、合理的发展,而不是被一些企业以高价垄断和囤积版权这么一个畸形的业态。

这就是丁磊遭遇的创新者的窘境,谁叫网易云音乐进入这个领域较晚,又对歌曲版权控制不够呢?

纵观网易的四大战略,游戏业务是丁磊的现金牛,属于不太可能剥离的核心资产;

电商业务是丁磊寻找的第二个增长引擎,但受市场红利消退和行业假货横行影响,目前电商业务需要的是稳,而不是激进的进入资本市场;

网易云目前在音乐领域的竞争中已经进入第一阵营,但仍受制于版权,略处于下风;

因此试水资本市场的任务就交给网易的教育业务,即周枫的网易有道了。

图片 8

这是因为,在网易重点投入教育、音乐等业务的策略下,网易有道肩负起丁磊下一阶段的增长期望。

上市命门

网易有道的上市之路也并非坦途,目前它还存在着2大命门:

首先就是内部整合是否顺利。

网易有道的脱胎换骨还得益于丁磊最近执行的“聚焦”战略,去年底来的一波资本寒冬,网易也出现了裁员的情况,网易杭州的教育事业部被《中国企业家》3月初的一篇报道说是裁员的重灾区。

一名教育事业部的员工这样对中企的记者说:“杭州教育事业部有400多人,云课堂项目组只留25人,中国大学MOOC项目组留35人,还有一条业务线留45人,具体人数可能比这还少。”

图片 9

经历一轮裁员后再与网易有道合并,这样团队内部的士气是否受到打击?以及曾经井水不犯河水的两个业务部门如今划归周枫统领,杭州教育事业部的负责人蒋忠波是否能够妥善安排?

其次是入局较晚,外部市场竞争已经非常激烈。

网易有道2016年4月就曾推出涉及K12的工具产品“有道语文达人”,但公司全面聚焦K12战略也是2018年的事情,在此之前已经有新东方在线、沪江佳课、跟谁学、作业帮、作业盒子、猿辅导等一大批玩家入局,猿辅导的创始人李甬2012年创业前还曾是网易门户事业部的前总裁。

K12教育市场一方面上市之路漫漫,今年新东方在线经历了几度波折才成功上市,目前股价处于破发状态,沪江更是第三次冲击上市失败;另外一方面又面临着竞争加剧的趋势,最近跟谁学也传出了上市的消息,作业盒子5月底被曝出获得了阿里1.5亿美元的投资。

在K12的赛道上,网易有道能否“后中争先”就值得考量了。目前网易有道只对外公布过一些粗略的数据:K12业务用户量2018年是2017年的5倍,K12产品营收增长3倍。仅凭这些数据我们无法判断网易有道在K12领域的竞争优势。

丁磊对此倒是颇为自信,他认为网易的邮箱业务曾覆盖了大量的父母级的用户,如今他们的小孩基本处于K12阶段,因此网易有道获得用户流量的成本会比别的公司低,获取用户的资源要更加广。

但获客成本究竟是多少、网易自有流量的转化率究竟如何,这些核心数据仍有待披露。

而网易有道与教育产品的渊源,纯属误打误撞。

结语

从去年开始,网易就在裁撤PC时代的多个业务线,比如关停网易相册,下线网易保险、将网易漫画卖给B站等等。网易在砍掉一些老根的同时,也在长出新枝。网易有道就是其中一枝。

网易有道在网易这棵大树上散漫地生长了长达13年,如今想要尝试整理枝蔓,集结成束了。

丁磊曾经说过两句话,在这里可以送给网易有道的CEO周枫:

教育产品是内容产品,品质一定要做好,就跟做猪肉一样,一定要好吃!

只盯着钱,是赚不到钱的。

最后,希望周枫能够做出既“好吃”,又能帮网易赚钱的教育产品来。

2007年,受丁磊的诚意邀请,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拿到博士学位的周枫回国创立网易有道,创立之初,主攻搜索,准备干掉百度。但事与愿违,网易搜索没有PK掉当时如日中天的百度,彻底失败。

周枫在思索如何破局时,没有任何宣传推广,入口位置也很低的词典网页点击数据在迅猛增长,这次意外成为有道进入翻译以及教育领域的起点。让周枫没想到的是,这个能够解决用户学习英文的刚需产品深受欢迎。

2007年底有道词典的用户数突破了2500万。2018年初,有道词典的用户数已有7亿。除了网易有道词典、此外,有道精品课、有道翻译官、有道云笔记这些产品帮助有道积累了口碑。

这些年,尽管产品口碑不错,但网易有道在商业化变现方面,一直未找到更好变现模式。周枫介绍,“工具软件的变现我们经历了很长时间的各种摸索,在线教育模式非常适合网易有道,但这个市场的成熟花了挺长时间”。

2011年的时候,周枫就觉得网易有道很适合做教育,“但当时的实际情况是没有人能在线上卖出教育产品,所以我们发现与其我们自己去做,那不如说我们把这个流量给别人。”

网易有道当时把词典、云笔记、精品课这些产品带来的流量一部分导给了线下教育企业,一部分到给了线上教育企业,那时候教育类企业都在做各种各样的尝试。因此,有道才做了广告业务。

在2014年,丁磊确立了有道做在线教育的路径。这是因为在2014年,在线教育用户的消费习惯养成。周枫经常跟同事们说,游戏和红包成就了在线教育,“在线教育能把我们做的所有的事情能够串起来,且能够成为一个可持续的生意。”

基于“有道词典”的流量支持,网易有道开始试水“有道学堂”、“有道口语大师”等碎片化和游戏化的轻型教学模式。2016年10月,有道学堂正式更名为有道精品课,课程品类包括 K12、语言培训、公考等各个领域。

根据官方透露,有道词典的用户量在2018年初突破了7亿大关,并完成首轮战略融资,由慕华投资领投、君联资本参投,投后估值达11.2亿美元。

这些年,以词典业务为基础,网易有道逐渐构建了自己的在线教育业务版图。首先是工具类应用,有道词典之后,有道翻译官、有道云笔记;其次是在线教育业务;第三是硬件业务线,有道翻译蛋、智能答题板以及网易有道词典笔等。

据此次招股书显示,2018年全年有道营收7.32亿元人民币,2019年上半年,有道营收为5.485亿元,同比增长都超过60%,不过2019年上半年,有道净亏损1.68亿元,同比扩大102.89%。

如今网易有道已经形成了一个涵盖工具、课程、硬件的产品矩阵,这个产品矩阵里的每一个领域,都外有强敌。能否在竞争激烈的中国在线教育市场中杀出,有待验证。

商业与情怀的取舍

丁磊自1997年创立网易以来,推出了一系列口碑产品——网易公开课、网易云音乐、网易严选、网易有道词典等。

而关于网易是家什么样的公司,丁磊早在十年前给出过回答:“所谓的方向真的那么重要么?当你问一个企业是一个什么公司时,你对企业真不懂。诺基亚是做木材起家的,索尼卖电饭煲起家。”

丁磊偏安杭州一隅,关于产品,他信奉价值论,打磨优质的产品服务好用户这就是实实在在的价值。丁磊亲自站台的产品,包括考拉和网易严选、公开课、有道、网易云音乐、以及养猪等。

早年很多用户都是因为163邮箱知晓网易,后来,他们才发现,网易是一家游戏公司。游戏业务是长期占据网易整体收入90%规模的业务,从始至终,丁磊都牢牢把控着游戏的发展方向。高投入和充分试错的时间空间,奠定网易游戏今日行业地位。

过去这些年,每一波创新浪潮出现时,几乎都看不到网易的身影,电商、社交、O2O、直播......丁磊总是姗姗来迟,活在他自己的节奏里,要么保持沉寂,要么突然选择在一个奇怪节点意外杀入。

众所周知,这些年中国互联网电商领域,不仅阿里树大根深,京东枝繁叶茂,后起之秀拼多多来势凶猛,电商领域的竞争波及到商家时,“二选一”亦是常态。如此的竞争态势下,网易考拉和严选能冒出头来,已实属不易。

本文由10bet发布于编程,转载请注明出处:网易的老树新枝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如何打造“好”的购物体验?

最火资讯